这届中国观众不行

2017-06-23 王五四 王地震

旧社会,中国观众是有一定社会地位的,相声艺人登台献艺,无论名气多大,面对观众都要来这么一下子:“侯宝林、郭启儒上台鞠躬!”,“侯宝林、郭启儒鞠躬下台!”。街头卖艺的对观众们也很尊重,从吆喝声中就能看的出来:“小的我初到贵宝地,无奈盘缠用尽,身上没钱不太方便,好在学过一些粗浅把式,在这里当街卖弄,烦请三老四少街坊四邻多多捧场,多多照顾,您要觉得我耍的好,有钱的咱们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无钱不帮,您给我站脚助威……”,说得多客气,多谦卑,因为他们知道,观众是衣食父母。现如今,黄钟毁弃,瓦釜雷鸣,人心不古,世风日下,卖艺的或者说阔起来、抖起来的卖艺的,都敢骂观众了,而且说得特别直白:“垃圾观众”。
在今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上,冯小刚说“那是不是有很多垃圾观众,才形成有了这么多垃圾电影”、“中国电影现在这么的让观众觉得吐槽,垃圾遍地,一定是和大批的垃圾观众有关系”、“你如果不去给他捧这场,那就没有这生存空间,那制片人它就不去制作垃圾电影”,对于冯小刚的观点,有人觉得很有道理:你不花钱去看垃圾电影,它就没活路了,现在垃圾电影这么多,一定是因为观众花钱了,所以你就是垃圾观众。这套话语是“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的翻版,甚至更为严重,它直指观众就是元凶,不仅冤枉了无辜,还掩盖了真凶。
垃圾电影泛滥当然不是观众太垃圾的问题,就像餐馆里地沟油泛滥你不能说是因为食客进去消费了食客太垃圾,也不能把根本原因归结为经营者的道德问题,更不能拿着消费者和经营者把问题背后的相关部门遮掩住,如果所有的问题都要用道德解决,那么还要执法部门和法律干什么呢?电影是一个高度产业化的行业,电影创作的各个环节冯导应该都很熟悉,真正的问题出在哪,他肯定也清楚。垃圾电影泛滥,第一个该羞愧的当然是导演,至于导演愿不愿意、敢不敢说出弊端在哪,那是导演的选择,你可以不说,但不能反咬一口说观众垃圾导致电影垃圾,这样的导演不仅垃圾,而且鸡贼。就像地沟油泛滥,第一个该被问责的是相关部门,只不过它不仅不准备承担责任,反而站出来指责商家没有流着道德血液,反而告诉消费者该如何鉴别地沟油,提升自身防范能力,这是典型的在其位不仅不谋其政反而把责任推的干干净净。
爱说“观众垃圾”的大有人在,比如说前阵子的共享单车被损毁,一堆稿子痛斥用户素质低,互联网创业者和互联网创业项目我见过很多,但敢说用户素质低的少见,一般被用户钻了空子,都往自家产品逻辑和安全防范性上找问题并解决问题,张口闭口用户没道德,说来说去都是国民素质低,你弄一堆自行车随意往公共空间一放,放出了自己的商业模式,还顺道测出国民劣根性了?你把性感的大姑娘小媳妇往街头一摆,我上去问问套餐价格,就测出我道德底线了?夜深人静的时候谁也不敢保证不上去摸两把,就看出国民劣根性了?事是我干下的,你报官就是了,跟爷们谈什么道德底线人性幽暗。
明明用制度就能解决的问题,你偏偏跟我谈道德,明明是机制的问题,你偏偏说是我素质低下。冯小刚口中的垃圾观众逻辑,跟有些学者口中的“你怎么样,中国便怎么样。你是什么,中国便是什么。你有光明,中国便不黑暗。”是同一套逻辑。人民处于底层,操控不了国家机器,左右不了政策方针,没有舆论阵地,没有监督武器,国家的黑暗与否,还真与人民没啥关系,别什么事都赖在人民头上。关于人民的责任,也老有人爱提一句名言,说是美国总统林肯老师说的,“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意思还是说政府干得不好,主要是人民的责任,这话其实不是林统帅说的,是十七世纪法国一个反对启蒙运动的保皇派说的,林统帅当年说的是“人民所有、由民而治、为民所用”,这样的政府,才取决于公众的文明程度,所以,别总说这届观众素质不行,不适合看好电影。
我倒不是一味替人民观众说话,他们当然也有责任,比如说冯导在《一九四二》的时候就狠狠骂过观众,在综艺节目《笑傲江湖》里也炮轰观众,在《私人定制》5亿庆功会上他说“群众里要是没有坏人,领导们受谁的贿啊,贪谁的呀。这个跟《一九四二》讲的一样,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国家。”人民群众和人民观众都被冯导骂成孙子了,还热情拥护买票支持,不仅惯坏了冯导,还助长了不正之风,这真是不可推卸的责任。
不知道从何时起流行骂观众和群众了,这也说明观众和群众的社会地位一直在走下坡路,这才有人敢欺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哪有人敢骂观众呢,都是观众骂电影骂导演骂演员,当年的《大众电影》每期都有各种影评意见,各种争论、毒舌、吐槽、打脸、讽刺……,比如说“观众看得是演的如何,不是看他长得漂不漂亮,而我们有些导演,选择演员一味追求外形美,而不注重是否符合人物的个性、气质”,比如说“没有爱,偏要爱,搔首弄姿,俗不可耐”,比如说“满口说教不可信,主要人物一出场,都是满口哲理,让人听了很不自然,很不可信,就像听人讲政治课”,可见当年垃圾片也不少,群众表示不满和严重关切,面对这种情况,当年的主流媒体赶紧召集了文学界、评论界的专家们开会座谈研讨想解决方案,而事到如今呢,干的都是些围剿所谓负面评论的勾当,说什么恶评伤害国产电影,还腆着脸成立正能量网络影评人协会……,你们还要脸吗?从哪学来的落后思想和歪风邪气?正事不干,歪门邪道搞得欢。
不但这届电影观众不行,这届电视观众也不行,不行在身体被掏空,又遇上了著名医药广告表演艺术家刘洪滨老师。刘老师有时是苗医传人,有时是蒙医传人,有时又是北大专家和医院退休的老院长,但她主治钱包被掏空不管身体被掏空,感觉身体被掏空应该找刘老师的亲密战友、“壮阳补肾专家”高振忠,高老师有一个能与刘老师一战的名号:“祖传十二代补肾神人”,感情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是肾亏。早年刚来杭州时,每当打开午夜的收音机,我都觉得世界上除了我,其他男人好像都有挺不起来和尿湿鞋的问题,广播里总是飘荡出一个淫荡男喜悦的声音“刘主任,我用了3个疗程你们的药,效果太明显了,勃起也快了,硬度也增强了,时间也久了,老婆也满意了……”,用任何一个器官想想都能明白,这些都是医药广告表演艺术家啊。
这些午夜电台的假春药广告,宣传的产品功效不外乎治疗不孕不育、男性性功能障碍等,那些所谓的坐班男科老专家,语言露骨,仿佛黄色小说联播,很久没听午夜收音机了,不知道这些表演艺术家还在不。当年我最大的疑问就是,没有人管管这些在午夜电台里卖春药的吗?十年过去了,现如今我依然有同样的疑问,没有人管管这些电视里的老表演艺术家吗?广电总局连电视剧里女演员露胸大小都能管得住,管不住这些演技拙劣的老骗子?是管不住还是没有管,或者说你们觉得是观众垃圾,上当受骗活该?从另外一个角度说,骗子的演技没那么高明,相关部门执法难度也没有那么艰难,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这届中国观众垃圾。
总有人跟这届中国观众说,事情太复杂,解决难度大,但请你相信法律,总会解决的。这有点像当年人民日报说的,“面对不规范执法,公民应先配合,再依法维权。”,“大郎,先把药喝了,有什么事等身体好了再说。”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