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庄园里的猪逻辑公园

2017-02-01 王五四 王伏井

    老虎跟人类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挺不容易的,动不动就死于非命。唐朝时,两界山中有一只猛虎,一直与人类和平共处相安无事,直到有一天唐僧带着一只光屁股的猴子路过,猴子大概是东北出来的,喜欢穿皮草,看见老虎就拿出一根铁棒淫笑道:“这宝贝,五百余年不曾用着他,今日拿出来挣件衣服儿穿穿。”老虎一听就怒了:老虎不发威你把我当你们东北的貂了!最后的结局大家都知道了,无辜的老虎被孙悟空照头一棒,打的“脑浆迸万点桃红,牙齿喷几珠玉块”,最后死成了一件皮草,还是女式的。
    还有一例老虎死于非命的惨案发生在北宋时期,有一天,无业游民武松回家探望兄长大郎,途经景阳冈,到了一家名为“三碗不过岗”的饭店就餐,刚一坐下就喊店家拿酒吃,还要切两三斤牛肉,为什么要吃牛肉呢?一是如果喊“老板,给我切两斤猪肉!”这一说,气势就下去了,二是在宋代是禁止杀耕牛的,也没有专门食用的牛,所以在宋代吃牛肉,严格上来说是违法的,这也使吃牛肉有了一种反叛社会以及和体制格格不入的独立精神。喝了三碗酒后,店家就不再给武松酒了,提醒他景阳冈上有虎伤人,劝其勿行。但武松并不听劝,一直喝了十八碗,且醉后欲行赶路。后来在岗上遇到告示牌“近因景阳冈大虫伤人,但有过往客商可于巳午未三个时辰结伙成队过冈,请勿自误。”武松却说“这是酒家诡诈,惊吓那等客人,便去那厮家里歇宿”,结果真遇到一条吊睛白额大虫,以至于大虫惨死在武松双拳之下。
    不守规则不听劝阻的武松,为了省那百十块的住宿费,不但自己差点命丧黄泉,还连累了一只吊睛白额大虫死于非命,这剧情有点像宁波雅戈尔野生动物园刚发生的惨剧。这个事情在法律上并不难解决,《侵权责任法》第七十八条规定:饲养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被侵权人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的,可以不承担或者减轻责任。但大家的热情点往往聚焦于法律之外的问题,讨论的重点也集中在自身所处的社会地位和社会环境中,看了好几篇文章,基本围绕着到底是要同情虎类还是同情人类在争论,还有一些观点是“穷人就可以不守规矩了吗?”、“不守规矩就该死你还有人性吗?”大家说的都有道理,大家都借题发挥了,大家都道出了自身的焦虑,大家还是原先那批大家。
    如果被击毙的是个可爱的大熊猫,被咬死的是个无耻臭流氓,大家选择站队或许更容易些,就像之前有人一直在纠结雷洋到底有没有嫖娼一样,内心情感对一件事情的好恶,往往会影响我们对事件本身的立场,好在越来越多的人都明白,他嫖没嫖娼,跟他该不该死无关,也就是说即便嫖娼也罪不致死,但我们不能否认这里面的因果关系,因为他去嫖娼了,所以才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导致死亡,就像他有没有逃票,也跟他该不该死无关,但我们要明白,因为他逃票了,所以才发生这些事情导致他的死亡,这是阐述因果关系,不是简单粗暴的有罪认定,执行死刑的是老虎,不是围观群众,所以那些质问“不守规矩就该死你们还有人性吗?”的人,基本上是因为你情绪过于激动没搞清楚别人要表达的意思。
    人性这个东西,很容易假装有的,而且大家特别喜欢一起假装,因为实在太廉价了,但脱离了基本事实一味抒情,其实才是真的没人性。死者就为大就不能批评吗?批评了就是对生命的不尊重就是没人性吗?当然不是,在这件事情里,很多人坚持谈规则,正是因为对生命的尊重,出发点也是基于对破坏规则行为的担忧,只不过这种担忧很明显避重就轻甚至杞人忧天了,真正的规则破坏者或者说能左右规则并对规则产生实质性破坏的人肯定不是这个翻墙逃票者,也不是闯红绿灯的人,也不是插队买票的人,不是说不能批评这些人,而是别把那么大的帽子扣在这些小人物头上,就像前阵子有几个地方聚集了百十个老人高呼文革式口号,就有人担忧文革要重来了,一群老傻逼而已,一个派出所的警力就搞定了,我们应该担忧的不是这些人。
    朱学东老师在他的文章《围观他人的快意,缺自个内心的恻隐》里说“在喧嚣中我较少看到这种共情同悲的恻隐人道,相反,看到的却是围观甚至鞭尸的快意。要知道,真正讲规则的人,从来不可能有如此冷血的逻辑,因为规则本是对权利和生命的保护。”我理解朱老师悲悯的情怀但不赞同他“冷血的逻辑”,过年了说几句漂亮话很容易,“恭喜发财”,但是至于你怎么发财什么时候发财发多少财,说漂亮话的人是不会负责的,前面也说了,很多人坚持谈规则正是基于对生命的尊重,虽然我认为这种尊重本质上挺撕裂也挺自欺欺人的,就像散养的猪跟圈养的猪谈自由一样。关于冷血不冷血,说实在的,你的同情一分钱也不值,我就不说泛滥的情感会遮蔽真相了,真相对于我们而言有什么意义?但是廉价易泛滥的情感会让如草芥的我们看上去更加轻贱,会让斗兽场看台上的奴隶主笑得更加开心。你们所指的同情心或者说人性,我可以不可以没有?当然可以,实际上我有,我只是不想让自己的同情和人性看上去像你们双掌合十点个蜡烛一样愚蠢和低贱而已。
    我的微信朋友圈级好友羽良老师说,“逃票葬身虎口这事儿跟规则没太大关系,就好像当年票选李宇春不等于你国马上就能票选国家主席一样。理论能力贫弱,经验认知老旧,简单逻辑下自说自话,除了体现观念撕裂外看不出其他有价值的东西。两条性命啊,就换回来这些,不值。”是不值,很多人依然觉得动物的生命比人的要低贱一些,但事实上很多人命获得的赔偿有些时候都不如一条狗更别说老虎了。而且对于老虎而言,它也需要活着的尊严,一个人闯入了它的领地,而且周围还有那么多人类在拍照,录像,发朋友圈,作为一名生活在野生动物园里的野兽,它必须要做点什么吧?否则人类一定会在社交媒体嘲笑它无能,英雄失时把头低,凤凰落架不如鸡,狮子落毛惹猴笑,猛虎下山被犬欺,再加上大过年的思亲思乡,一百感交集,做出了冲动的惩罚。
    乔治·奥威尔老师在《动物庄园》里说,“所有的动物生来平等,但有些动物比其他更平等。”你是不是觉得你比老虎更平等,是不是觉得你比穷人更平等,或者说你觉得自己应该比富人更平等?这都是笑话,很多人去动物园最喜欢看的是驯兽节目,但有一天你发现自己就是那只被驯的动物时,你的心情如何?我们活成了我们喜欢看的文艺作品,动物庄园,动物世界,猪逻辑公园,都是我们的家园。

大年初五,恭喜发财,插入两则硬广

1、推荐微信公号:西洋参考:我们希望能为你——我们的读者,建立一个提供海外高品质生活方式的入口工具,经过专业鉴别与认真优选,降低你的时间成本,让你在海外生活的过程中,享受到不同以往的高质量、高信任度的深度服务。扫描下方二维码:
2、我的朋友韩国强、龚晓跃、金毅发起成立的原创视频品牌:收了 sola。它展现的是一些与春晚不同的美学态度,在千篇一律的周遭,他们格格不入,满不在乎,《西游记》中铁扇公主曾动情地对孙悟空赞扬过sola:孙大圣,我受不了了,收了神通!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