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姐不是这个时代的小丑,而是这个丑陋时代的小人物



2017-01-15 王五四 王醉乡

今宵多珍重
陈百强 - 偏偏喜欢你 永远的珍藏

一个成年姑娘,不论她是选择卖淫,还是选择读大学,我都很尊重,自食其力自主选择挺好的。一个读大学的姑娘业余时间出来卖淫,一个卖淫的姑娘业余时间出来读大学,我更是没什么意见,恩客最喜欢前者,听故事的人最喜欢后者。我有意见的是一个卖淫的姑娘假装自己是大学生,这就涉嫌欺诈消费者了,因为大家都知道,现在包里装个大学学生证和当年包里装本《文化苦旅》一样,都能提高小姐的身价和消费频次。需要强调区分的是,小姐拿着学生证假装自己是大学生和穿上水手服假扮自己是学生妹,这是两回事,前者是现实中的身份属性,后者是服务中的角色扮演,对于前者,消费者需要的是真实度,而对于后者,消费者需要的是投入度。我不歧视卖淫,但不接受欺骗,我愿意为之付钱的是你的服务,而不是你编造的凄惨身世。当然,在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的时代,为一个感人又励志的故事付费,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但你得保证刚才为消费者服务的是个女的啊!你说你是凤姐,结果弄个凤凰网的前男主编来代笔,这就操蛋了!不要现在受到压力了就开始讲述自己多不容易,就跟谁容易似的,可以理解你的不容易,但不代表要被你的谎言欺骗,这就是我对凤姐这件事情的基本态度。
凤姐那篇《求祝福,求鼓励》传播得很广,受到了某种压力,于是凤凰网及时撇清了自己和凤姐的关系,发表了一个声明:“凤凰新闻客户端与凤姐团队在20169月终止了合作,凤姐已不再是凤凰新闻客户端主笔。特此说明。”凤姐团队,那就是说她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凤姐此前也曾坦诚表示,“我不是凤姐”的公众号是由包括她本人在内的3人团队共同运营。不但是凤凰急于撇清与凤姐的关系,就连凤姐自己也急于撇清与凤姐的关系,她在微博上说“我的微信公号上的读者来信,打赏等杂物,向来是我的一个朋友负责。《求祝福,求鼓励》一文竟被他大量改动,尤其是私自加上了“这张绿卡,是对我这十年的交代,就像我的大学毕业证书”……,等我知道这个事情,已经是第二天了,该文已经被阅读几百万次,我把这个朋友大骂三天,并决定老死不相往来,因此文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再次道歉。”而就在这不久之前,凤姐的微信公号还饱含深情地做了《我的两个决定》,决定关闭赞赏功能,决定把那篇《求祝福,求鼓励》获得的二十几万赞赏捐给大凉山区,此举获得了一片赞扬。但是,这些事这些决定都很奇怪,更奇怪的是微博上的凤姐跟微信公号里的凤姐,判若两人。微博上的她,粗鄙而真实,微信里的她,精致而虚幻,好吧,直接说我的判断吧,微博是凤姐自己在玩,发言比较随便,而微信公号至少是“凤姐团队”在运营,借助打造“凤姐”这个品牌进行商业活动,凤姐本人在团队里并不占主导地位,也就是分分成。
凤姐是有个推特账号的,她有一则推文这么写过“文章不是我写的,是凤凰网前主编在那里弄,公号上的所有文章也都是他写的。我自己过的不好,没闲心写这些破事。……”,之前我是无法确认这个推特账号是她的,但有一个朋友在美国见到了凤姐,凤姐就是通过这个推号联系的他,还有另外两个信源也说明这个推号就是凤姐在用。关于推特账号的真实性,凤姐今天又发了一条微博,内容是这样的:“现在我再说一遍“我没有任何推特账号”。对于一些人在网络上冒名顶替,胡乱发文的事情,一些人不仅信以为真,反而添油加醋,散播“阴谋论”不知是何居心?另一件事我需申明:我本人没有任何所谓炒作团队,不然我本人不可能在长达六年的时间里,反复被污蔑、辱骂,种种负面信息,不一而足。因此被迫远走他乡,在长达五年的时间里,一直在指甲店里工作。那段时间,我一直住地下室,我想,这不是一个有“炒作团队”的人该有的生活。最后,我再说一句:我的生活过得一直不好,因我常常被中国人议论,恶意攻击等,对我的精神,乃至身体都造成了伤害,老实说我还能活多少年都是搞不清楚的事情。希望一些恶意中伤的人保留一丝善良,对我口下留情。言尽于此,余者不再贅述。”
凤姐又一次否认了她有推特账号,但是互联网是有记忆的,以“推特”为关键词搜一下凤姐的微博你会发现不少内容:2016117日,凤姐有一条微博内容是:刚才朋友在推特上说“做好事不留名,这连雷锋都做不到”;2016816日她有一条微博内容是:我在推特上关注了希拉里、特朗普……瞬间感觉自己国际化了有木有;2016413日,她有一条微博内容是:昨天一天都在推特上跟人撕逼……。我只想说,凤姐撒谎了,其他的你们自行判别。但有一点我相信她说的是真的,她过得并不好,她自己说的原因是常被国人议论、污蔑、辱骂……,这的确是事实,但原因我想也不难理解,凤姐的确一直在靠出位的言行博眼球,早期也有炒作团队在合作,秦火火那个公司就曾经跟凤姐合作过,关于凤姐那些言行,我就不一一列举了,我只是希望她明白,当你想靠炒作这种近乎不劳而获的方式从底层生活中挣脱出来时,那些议论甚至是辱骂,都是必然会随之而来的,你不能一转身,就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一脸无辜梨花带雨地指责“网络暴民”,这样不厚道。
写这篇文章时,我的心是柔软的,就像当年写小镇青年庞麦郎,我不想对罗玉凤女士过多指责,她身上有众多人的影子,她曾经在底层挣扎,她用尽一切办法想挣脱,这个过程中她经历了太多的讥笑和嘲讽,这么多年过去了,身在美国的她,依然过得并不开心,但她身后那个她并不能掌握的运营团队,却只想着消费她,想着把另外一种看上去金光闪闪的思想赋予她,或者说赋予她的微信公众号,这是很残忍的。凤姐并不是这个时代的小丑,而是这个丑陋时代真实的小人物,所以我也并不打算嘲笑那些把人为塑造出来的凤姐当作励志榜样的人,凤姐甚至可以从他们的留言里获得一些温暖,比如说这条,“凤姐,很抱歉我曾经是那些毫不留情的嘲讽挖苦你的一员,我对你表示真挚的歉意。”,只不过这位老兄的留言说着说着就跑偏了:“后来我才发现你其实是个很内秀的人,有才华,有思想,而且还愿意坚持奋斗,这些都是很多嘲笑你的人所做不到的。对于你的文章我向来都是从头到尾看完,因为现在很多那些沽名钓誉欺世盗名的所谓的专家只会说那些假大空套废的话,只有你才说出了我们这些社会草根小人物的辛酸。最后再次向你表示歉意。”他这番话不是对着真实的凤姐说的,是对着那个编织出来的“凤姐”说的,很分裂,但有些时候,这好像又不是很重要。
我有些同情凤姐,但并不喜欢凤姐,原因很简单,她长得不漂亮,活得也不漂亮。但在这个操蛋的社会里,你可以选择死得漂亮,但没法选择活得漂亮,什么叫操蛋的社会,就是你把我眼里残忍麻木的生活,过得那么喜庆祥和,让我恨不得自己多长出几根中指。


硬插两广,帮朋友免费做的:
1、朋友的老公是货真价实的食神,早年获得过两岸三地厨神争霸赛的冠军,要过年了,他做了一些酱鸭,有需要的可点击“阅读原文”进入购买。
2、朋友厉哥的创业项目,他是一个很成功的创业者,我们没见过面,但是早前他一直很热心的帮我介绍投资人以及创业经验,很温暖。